当前位置: 主页 > 宝锭山 > 【王岗说武术】对如何阐释中国武术的思考
 

【王岗说武术】对如何阐释中国武术的思考

【论文时间: 2020-10-05 12:51

  近一个世纪以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由于我们对中国武术所固有属性的体育化认知的坚守,在我们对中国武术是什么、从哪里来、到那里去等诸多学术问题思考的过程中,实行了西方体育强制阐释的立场、原则和方法。这种对中国武术“体育化强制性阐释”,模糊了我们对中国武术是什么的认知,在实践中迷失了前行的坐标,在转变中偏离了轨道,在创新中失去了根基。

  改革开放40年来,阐释学在很多领域被运用和认可,不仅取得了颇为丰硕的成果,而且成为了当代中国学术最具吸引力的研究领域,其所产出的研究成果和涉及的领域也十分广泛。从传统人文科学,到理工科与应用性专业,甚至传统武术、体育等领域都有诠释学的身影,其中尤以文学、法律、教育、翻译等领域最为突出。随着“诠释学”和“阐释学”在中国学界的兴起与繁荣,在中国学界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诠释学”与“阐释学”的学术立场。随着习总书记提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学术界把建构与应用好“中国阐释学”的理论命题,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王岗、金玉柱、黎桂花等人先后发表了有关对“中国武术”阐释意义、价值、立场和原则等方面的理论研究文章,积极参与支持“中国阐释学”理论命题的应用。

  我国著名学者张江先生认为,“当代西方诠释学理论具有强制诠释的特点”,表现为“理论者在阐释文本时背离文本话语,以前在立场和模式,对文本作符合论者的主观意图和结论的阐释,具有场外征用、非逻辑证明、混乱的认识路径等基本特征”。由此分析阐释中国武术,当代中国武术阐释学研究立场、成果呈现等都表现出高度的“强制阐释”特征,具体表现为以下方面:第一,我们在阐释中国武术时常常忽略了“中国武术”这一特定文本形成的话语基础和话语环境。这是因为缺少从中国武术发展原点与过程的角度阐释其存在原因的内在动力,只是站在当代中国体育的立场,站在西方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的立场来诠释与阐释。这个立场突出表现为“前在立场和模式”。第二,由于我们在阐释中国武术文本之前,有了“前在立场和模式”的框定,就不自觉形成了中国武术的体育和体育运动的“主观意图和结论”。从而形成了一系列固化的体育与奥林匹克运动范式和模式的“场外征用”行为,没有意识到体育一词本来就是“舶来品”,进而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弱化中国武术的个性化特征,极大化消减了其民族性的意义和价值。第三,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范式和模式的持续征用,甚至是决定命运的征用,导致了中国武术发展道路选择、理论建构等体系,走进了邯郸学步式的囧途,出现了中国武术发展“东不成,西不就”甚至连连内行都看不懂的窘态。很多学者对中国武术发展问题中的反思,基本指向“场外征用”的绝对化问题。英国有一句名言,“当你手中拿着斧子时,你眼中的所有东西都会变成钉子”,可能就是“场外征用”的最好讽刺。尽管,中国武术在新中国成立的70年里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从中国文化的未来发展目标来考量,我认为这是体育的中国武术和奥林匹克运动的竞技武术的胜利,而作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品牌价值,中国武术的民族性挖掘、诠释和阐释,还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我认为,这是因为广大研究者还没有站在中国传统的文化话语体系中,给出一个具有中国立场的中国武术阐释结论。总之,中国武术具有体育的功能和价值,可以在阐释时应用相对成熟的“场外征用”的立场和方法,但绝对不能只考虑这样的征用。张江先生认为“阐释是一种出于人类相互理解与交流需要的公共行为,理解的主体,被理解的对象,以及阐释者的存在,构成一个相对融合的多方共同体,这意味着作者只能以公共理性传达其意图,理解者也只能以公共理性理解作者意图,”的意义出发,并在对文本的诠释和阐释时,坚持阐释的“具有理性、澄明性、公度性、建构性、超越性、反思性等特征的公共阐释”,只有这样才可“从根本上保证了还原作者意图的可能性”。就这一意义所指,我们提出对于中国武术的当代诠释和阐释,还是应该更多的保持阐释者的“公共理性”立场,而反对阐释者被“潜在立场”的主宰,被“场外征用”的框定。基于以上的思考,我认为,在中国阐释学建构取得飞跃发展进步的今天,在中国武术发展喜忧参半再出发的当下,中国武术学科的科学建构和实现“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目标和任务面前,只有从中国阐释学的立场出发,才是最为具有“公共理性”的正确选择。台湾著名学者徐元民教授关于中国武术认知所提出的“用中国哲学观来理解中国武术,方能理解其中精髓。中国武术必须透过亲身体验和实践,方能理解武术的哲学观。中国武术不是要表演给人看的,无需可以强调其防身和健身的功能,只要认真实践这些功能自然上身。中国武术更强调的是修心的功夫,透过武术可以了解自己的身体,调整内心的思绪,进而实现内心世界那位真实的我”这段话,也给我们这个选题讨论带来了启示佐证。未来对中国武术阐释的学术方向,已经到了必须走多元阐释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中国阐释的立场之中,而不再是单一的“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的强制性阐释语境。从中国武术主体出发的阐释,才是最符合阐释学价值和意义的。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新闻监督电话 投稿邮箱: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